葡萄牙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超过5000例
来源:葡萄牙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超过5000例发稿时间:2020-04-06 10:02:28


医生让阿雷克西欧服用了治疗艾滋病的药物Kaletra和治疗疟疾的Plaquenil,还采用了其他抗生素混合疗法,直至入院后第六天,他终于开始退烧了。

经过这一场生死劫难,阿雷克西欧希望能以自己的经历,提醒其他人新冠肺炎病毒的危险“是真的”,它没有特定攻击对象,任何人都有可能感染,包括那些身强体壮的。他打算将来不再忽视注射流感疫苗,坚持不能吸烟,而目前保护自己的最好方式就是:宅在家中。

就在同一天,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(NIH)宣布已对mRNA-1273的I期临床试验的首位参与志愿者完成疫苗接种。此时,距离这款疫苗选择序列仅过去63天。

另一位参与过非典疫苗研发的免疫学专家告诉澎湃新闻,一旦病毒自然消失后,不再对人群有危险,国家很难将其列入计划疫苗。对于企业而言,没有发病人群,意味着接种需求小回报率低,为此投注成本的可能性也随之降低。

紧急护理医生里斯介绍称,重症监护病房可以对人体的生理状况进行更高程度的监控,并且还可以进行一对一的护理。“从医学角度来看,这是非常近距离的,他们可以真正监控他的体温、血压、心率和血氧饱和度。”里斯也指出,某些人在新冠肺炎第二阶段可能会发生非常严重的自身免疫反应,这种现象被称为“细胞因子风暴”,导致人体自然防御力不堪重负,以致多器官衰竭。但这位医生指出,约翰逊的情况听起来并没有那么严重。

值得注意的是,mRNA-1273跳过了动物实验,直接进行人体试验。对此,Moderna公司首席医学官Tal Zaks的解释是:“我不认为在动物模型中证明这一点,是将其用于临床试验的关键途径,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的科学家正在并行开展非临床研究。”

在3月17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召开新闻发布会上,中国工程院院士王军志曾表示,我国将坚持把疫苗的安全性放在第一位,按照科学规律办事,对于疫苗的上市也有着严格的法律法规和技术标准要求。

姜世勃也在文章中举例,针对另一种冠状病毒——猫传染性腹膜炎病毒开发的疫苗曾增加了猫罹患该疾病的风险。他呼吁,监管机构必须继续要求疫苗开发者检查动物研究中的潜在有害反应,而且先对健康的人类志愿者进行谨慎评估,先了解其是否对任何冠状病毒有抗体,才能招募参加疫苗安全性试验。

至于最终疫苗能否成功上市投产,还取决于新冠病毒在未来不同气候条件下的表现和传播方式变化。WHO紧急卫生事务项目执行主管瑞安(Michael Ryan)说道,“我们必须假设该病毒将继续具有传播的能力,因此,现在需要与它作斗争,而非寄望于它会自行消失。”

“这意味着事情发展得很快”,天空新闻记者贝丝·里格比(Beth Rigby)说,“他(约翰逊)的病情恶化,必须给他氧气,而他正在努力呼吸。首相没有使用呼吸机,他有意识,确实打了电话给拉布要求他进行代理以接管政府事务。但如果病情恶化,呼吸机就会派上用场。这对于他的同事、亲人和整个国家来说都是令人担忧和不安的。”伦敦大学学院医学影像学教授希尔教授则表示:“很明显,首相去医院是因为他呼吸困难。看来他最初是在吸氧并且意识清醒。但就像新冠肺炎通常的那样,他的病情现在恶化了。”